快捷搜索:

孟德其人天下奸雄也其人雄才大略更兼有天子在

 
    际上,他们到底都是什么想法,还真是,不是谁都能猜测得出来的,所以孙策可并不会把之前庞统的话,太当一回事儿,毕竟现在两人没有什么关系,要是他庞士元是自己属下,那么孙策就绝对没有这个顾虑了。可事实就是,对方如今可不是自己手下,而是没有什
 
么关系的人而已,就算有,那也只能说是和周瑜有那么点儿关系,孙策可不认为庞统能给自己天大
 
    的面子,所以这个时候,他自然是不敢往那么特别好的地方想。对孙策来说,如今能让庞统投靠己方,拜自己为主,那就是自己最高兴的事儿了。虽说到了如今,自己也没看出来,庞统这大才到底在什么地方,但是他几乎是无条件相信周瑜和鲁肃。因此两人都那样
 
儿了,还能不被自己重视吗,说起来孙策他还真就没有怀疑过什么,毕竟无论是周瑜,还是说鲁肃
 
    那眼光,说起来可比自己强,而且还强不少。如果说论起武艺来,单挑个将领什么的,周瑜鲁肃自然是拍马都不及自己,可要说起来这个眼光,他们可是比自己强太多了,自己承认。
 
   
 
    庞统听了孙策所说,他便是一笑,然后说道:“孙将军之言,统自然是满意的!其实以统来看,虽然兖州军凉州军势力不小,实力更是不弱,可江东军却像公瑾兄所言,也是有自己的优势的。就看孙将军之战略,统自然也是赞成的!”这回听了庞统明确的话语,孙
 
策算是有了一丝笑容,毕竟哪怕庞统没有加入哪一方诸侯,可毕竟是名声在外的人,并且在荆襄之
 
    地,那绝对是有名的名士,确实不一般。其人没有什么谋略在军中,就已经有了不小的名声了,而且这在明眼人看来。可绝对不是什么虚名,而是真才实学。司马徽再如何说,也是天下名士,他的话虽然不是十成都没错。可基本上确实就是那样儿了,他的话,九成
 
九基本都是没有问题的。所以他说“卧龙凤雏”能安天下,那么基本上也差不多少,肯定没说的。
 
    结果还没等孙策和周瑜再说什么。庞统又问上了,“据统所知,江东军中,有一大将,名叫张辽字文远,传言其人和孙将军关系特别不好,不知道孙将军对此有何话说,而对张文远
 
   
 
    其人,孙将军是何态度?”孙策一听庞统问了这么一句之后,他之前的那么一丝笑容。也一下就没了。他此时心里说着,这庞统庞士元,知道的,他是个荆襄名士,天下名士,可这不知道的,要是听到他如此问自己,估计还以为他是自己或者己方江东军的仇人呢。
 
可不是吗,这不就是“哪壶不开提哪壶”,这不是想加入己方的。而是来拆自己台来了!在孙策看
 
    来,庞统可是没给自己一点儿面子,毕竟张辽的事儿,连他嫡系的手下。都没几个会直接就这么问的,他庞统算什么?不是孙策看不起看不上庞统,倒是还不至于那样儿,主要是庞统又不是他手下,所以这么问孙策,让他觉得其人。有点儿和自己混得太熟了,这样
 
儿确实是让他不喜。如果说庞统相貌上不怎么样儿,孙策确确实实,他没在意这个,可庞统这么一
 
    问,确实是让孙策不高兴了。而了解自己主公的周瑜,他一听庞统的话,心就说了,不好,坏了,这庞士元可不知道自己主公的脾气啊,这这么直接问自己主公这么敏/感的问题,自己主公要是心情好才怪!所以周瑜是赶紧在一旁打圆场笑道:“主公,士元就是想了
 
解一下
 
   
 
    其实瑜有时候也想问,那个张文远,确实是不给主公面子啊!”虽然周瑜就这么简单一句话,可是里面的信息,其实还不算少,至少庞统他是听出来了,也明白了,敢情这事儿连周瑜都没问过?而自己这么一问,周瑜如此一说,显然他是怕孙策对自己有意见,这庞
 
统一下就明白了。不过之后他又想到,好歹你江东孙策是个人物,如果说连这么点儿胸襟都没有的
 
    话,我庞士元何必投靠于你呢?对庞统来说,不是说非在“一棵树上吊死”,那不可能。如果真不投靠江东军,他一定会跑凉州军那边儿去,除了江东之外,马超就是他的首选。至于说兖州军,那就算了吧,庞统觉得还不如凉州军呢。所以如果不投靠孙策江东军的
 
话,那么庞统肯定会投靠凉州军,兖州军他是肯定不会投效就是了。当然了,他的首选,还是孙策
 
    是江东军,当然除非是出现了意外,那么也没有办法,毕竟是君则臣,臣亦则君,这对于像庞统这样儿的大才来说,还就是这样儿。孙策是希望己方收拢人才,可人才也有自己选择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此时的孙策呢,经过周瑜的算是提醒吧,他也一下反应了过来,毕竟这个时候可是自己能不能收庞统为属下,他能不能拜自己为主的关键时候,自己怎么能因为这么点儿小事儿就变脸了呢。显然他也清楚,要是让庞统认为自己这个未来的主公,胸襟不怎么宽广的
 
话,那么之后可就有事儿做了。毕竟一个心胸狭窄的人,就算他再有本事,那么最后的成就也有限。
 
    显然这样儿的事儿,他庞士元是很清楚,他绝对不会投靠一个心胸狭窄的主公,那样儿和自掘坟墓也没有什么区别,至少庞统是这么认为的。而知道了自己做得不好的地方,孙策此时是赶紧说道:“这个士元先生所说,其实文远是与我有些误会,其实我军对于文远
 
这样儿的人才,向来都是欢迎之至!只要他还在我军效力,那么至于说其他方面,确实不足为虑也!”
 
    孙策的意思很简单,就是说,只要张辽还在我江东军,那么他不拜我当主公,那都无所谓了,只要他还给江东军效力就可以了。这是孙策的原话,也是他的意思,都对庞统说清楚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庞统闻言点头,说起来他对孙策的回答,其实还是满意的,而且他也算是看得出来,孙策所说是真心话。其实孙策对张辽的事儿,他确实不愿意提及,这个没错,可也确实没有必要说假话。而且他也清楚,自己的话中真假,庞统肯定能分析出来,所以孙策确实是没
 
有必要去说假话,因此哪怕他就不是这么想的,他也不会说假话,最后还是会实话实说的。
 
    至于最后庞统怎么认为,怎么看,那就是对方的事儿了。至于说孙策为了让庞统满意,就去顺着对方的性格说什么,孙策还真做不到,哪怕对方算是天下名士,是个大才。可怎么说呢,庞统他再有名,如今也不过就是个白身,可孙策是什么人,不用多说了。因此,
 
要说让他如何去迎合庞统,这事儿几乎就是不可能,而且孙策也不是那性格的人,所以不会那样儿。(未完待续。)
 
    (..)<!--32127+dqsumh+12164253-->
 
 
第七六六章 孙周说服庞士元(续)
 
    庞统此时说道:“看来孙将军确实是体恤属下,哪怕张文远和将军的关系并不如何!”而听了庞统的话后,孙策也没说什么,就只是笑笑而已。[八零电子书wWw.80txt.COM],最新章节访问:. 。毕竟不管怎么说,张辽都算是自己的手下,而以后庞统也八成会是自己手
 
下,在一个手下面前去说另一个手下的不是,这显然不是一个真正合格的主公应该去做的。而孙策,他自然不会那么去做,他并不会说什么就是了。
 
    如果他孙策孙伯符,还是那个初出茅庐,父亲刚身死在阳城山的那个孙策,他也许就会被庞统给拐带说几句张辽怎么怎么不好,哪怕就算有周瑜的提醒,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大用。可如今的孙策,说是老狐狸了,其实也并不为过,毕竟他可是能和曹‘操’、马超两人
 
抗衡的诸侯之一,所以想想曹‘操’、马超都是什么人,就不难想到,孙策可不比他们差什么,反而在有的
 
    地方,他其实是要超过两人的,所以孙策还能让庞统几句话就给整的不知道北了吗,显然是不可能,他已经有了这么多年的经验了,还是不会被庞统给拐带到沟里去的,这个必然。
 
   
 
    看到孙策此时的表情,庞统在心里一笑,心说行,虽然孙策算是比较年轻得这么一路诸侯,但是经验可不少,要不然他肯定得和自己说几句张辽的不是来。哪怕自己如今和他没有什么关系,或者可能要有什么关系,可这个绝对不影响什么。不过他孙伯符算是有经验
 
,因此身为主公,什么话能说,什么话不能说,他可以说是清清楚楚。自己就不相信,他对张辽一点
 
    儿不满都没有?那不可能。所以说起来他不满一定是有的,不过却不会对自己说而已,或者一般般的属下,他是绝对不会去说的。就算是周瑜鲁肃这样儿的。都不一定,这便是庞统的想法。他的这么个考验,算是孙策通过了,毕竟背后不去说属下什么不好的话,这
 
在庞统看来。绝对是一个合格的主公应该做到的。所以孙策能如此,确实,他算得上是满意的。至
 
    于说孙策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想法,庞统是一点儿都没看中,毕竟这心里所想是一回事儿,可说不说出来,那却是另一回事儿了。哪怕孙策心里把张辽十八代祖宗都骂遍了,只要他嘴
 
   
 
    上没说什么,那么庞统就还会认为他是个比较合格的上位者,毕竟要是孙策真和自己说张辽如何不是的话。哪怕就简单一句,那么庞统还是认为孙策不合格,至少他要是给孙策评个分的话,肯定不会很高就是了。不过如今的结果,确实是庞统很希望,也很喜欢,乐
 
于见到的。<strong></strong>在他看来,孙策正是自己所期望的那样儿的主公,哪怕在曹‘操’、马超,就算再加上个刘
 
    备。他们四人当中,孙策是年纪最小的,但是庞统不在乎这个,而且在他看来。这年纪最小,难道不是一个优势吗。说起来这年纪小,就代表了孙策正值大好年华,他比马超都小了几岁,那么曹‘操’刘备他们老去的时候,孙策那时候应该算得上是正值壮年。四十
 
岁左右,难道这不是一个优势吗。唯独不太好的一方面就是,好像孙策还没有子嗣,这个应该不怎么好
 
    哪怕是马超,都已经有了个儿子了,曹‘操’更不用多说,所以孙策在这方面,是落后于人。不过庞统没太在意这个,毕竟孙策年纪还不大,这个子嗣的问题,确实算不得什么大问题。如果他真像曹‘操’、刘备那个年纪的话,那庞统才会觉得是个问题,但是如今
 
,不算事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庞统是再次问道:“不知孙将军如何评价曹孟德、马孟起还有刘玄德三人?”显然庞统这依旧是秉承着给孙策出难题的‘精’神,继续问孙策不喜欢回答的。但是他为了能让庞统拜到自己帐下,他也算是拼了。之前他和周瑜来罗县的时候,就已经是有所预料,
 
知道庞统哪怕就算是对己方有意,可他也绝对不会轻易投靠江东,更不会轻易拜自己为主的,这孙策他
 
    们都早已预料到了。但是让孙策没想到的是,这庞统真是没拿自己当外人啊,这上来就问了自己这么几个问题,可以说一个比一个不好回答,而且里面的弯弯道,也不知道他庞士元到底是要考验自己什么。当然了,孙策不怎么在乎这个,只是这庞士元所问,确确实
 
实是他不怎么喜欢的问题。对于孙策来说,如果你问他如何去带兵,进兵,攻城什么的,他觉得这
 
    些都比这几个问题好,而且好多了。这庞统上来问自己,江东军是个什么战略,之后又问自己怎么看张辽这个刺儿头,如今这又问上了曹‘操’他们三个,自己对他们的看法,孙策心里
 
   
 
    不是那么爽,可还不能表‘露’出来什么,只能是硬着头皮说了,“曹孟德其人,天下‘奸’雄也,其人雄才大略,更兼有天子在许,‘挟天子以令诸侯’,兖州军势力第一,确实是不好相与!”
 
    对于孙策对曹‘操’的评价,庞统没多说什么,毕竟孙策说出来这话,可以说基本上谁都能说得出来,他的意思是想听听孙策和别人不太一样儿的见解。只是孙策没说,不过他看着庞统这意思,好像对自己这所说,也没什么满意的意思,孙策心说,莫非庞统不这么
 
认为?可显然不是这样儿。那么就只能说是庞统对自己所说不太满意了,所以孙策是硬着头皮继续说道:
 
    “曹孟德其人,说起来‘毛’病也不少,我个人认为。要真说起来能得天下之人,就算是马超能行,可他却绝对不行!”听了孙策这么一说,庞统倒是眼眉微挑,心说可算是有点儿其他的了。不过庞统也没问孙策为什么这么认为,显然孙策是有他自己想法的,而且
 
他所说都是真心话。至于说是什么原因,庞统也没好奇多问,就等着听着孙策如何去评价马超。结果
 
   
 
    孙策一想到马超,他先是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这才再次对庞统说道:“司隶扶风马超马孟起,确实是天下英雄也!”就这么一句话,就让庞统听出来不同之处了。要说之前孙策形容曹‘操’,也不过说是天下‘奸’雄人物。如此而已。可说起马超,孙策直接就说是
了,所以真说起来,策倒是‘挺’佩服他。如果不是因为敌对,
 
    想来策也许能和其人成为好友!并且其人……”这就看出来不一样儿,之前说起曹‘操’,孙策就三五句话完事儿了。庞统没多问,他也没多说。可说起马超来,庞统也没说什么,可孙策呢,这都说了十几句,最后才算完。不光是庞统,周瑜也看得出来,自己主公
 
确实,对马
 
   
 
    超还有曹‘操’,这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。哪怕曹‘操’是如今江东军的盟友,哪怕马超是江东军的死敌,但是孙策却没有因为这个,而亲近曹‘操’,疏远马超,反而是赞赏马超多些,而曹‘操’,基本都是没有什么赞赏。所以不管是庞统还是说周瑜,都听得
 
出来,自己主公可真是厚此薄彼啊,如果要是让曹‘操’听到的话,这自己的盟友,居然给自己评价还不如敌人,这真不
 
    知道他会是如何想法?说起来天下人大多都知道,曹‘操’当年和马超可是至‘交’,说起来哪怕是成为敌对,可有些东西还是没改变多少。但是曹‘操’肯定不会认为自己比马超差多少,也许在有些地方,他认为马超能超过他,可在有些方面,他肯定不会觉得比
 
马超差什么就是了。
 
    听了孙策说完马超后,庞统没表态,此时他是面无表情,就等孙策再如何去说刘备,结果就听他说道:“刘玄德其人,我不如也!至少其人口才,策是比不上!”庞统一听孙策的话,他差点儿没笑出来,孙策那意思,刘备这张嘴太厉害,自己真是不如啊!不过庞统
 
也清楚,
 
   
 
    刘备确实,那张嘴绝对不一般,要不然诸葛亮怎么被其人给“骗”走了,还不就是刘备一张嘴吗。而说起来庞统,他除了对刘备汉室宗亲,大汉皇叔这个关系,他觉得还算是有可取之处,至于说刘备其他方面,他确实不是那么太看得起。当然了,他也承认其人确实
 
是有本事,这个不会因为你看不上他,就抹杀了其人的本事。所以庞统听了孙策第一句话,他差点
 
    儿没笑出来,毕竟孙策一句话,可以说是道尽了刘备除了他大汉皇叔之外,最大的优势。说起来哪怕就是曹‘操’、马超,那嘴上说的,也比不上刘备,不信就看看,确实就是如此啊。
 
    “刘玄德其人乃大汉皇叔,不得不说,这个身份,不管是曹孟德,还是马孟起,当然也包括策了,都是没有的。因此其人靠着其人的身份,凭借一张三寸不烂之舌,再加上其人的头脑,确实能从一介布衣,走到如今地步,确实,策也不得不承认其人的本事!不过…
 
…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